星期日
网上店铺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儿 童 画||玉    器||铜    器||古    瓷||钧    瓷||陶    器||紫    砂||金 银 品||油    画||当代艺术||杂    项||宝    石||币    证||收 藏 家||工 艺 品||艺术鉴定||竹 木 牙||编 织 品||建    筑||专    题||天然艺术||艺 术 瓷||雕    塑||名胜古迹||艺术新秀||艺术企业||知名品牌||论坛集锦||国    画||美    术||书    法| |文 学 馆| |音 乐 厅| |摄 影 坊| |论    坛|
 
 
 黄河艺术品网 欢迎您!
 请您先 登录注册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新用户注册  取回登录密码
唐青花瓷图片集之二 10-08
2019年新年献词 12-31
散见的唐青花标本 01-12
杨公亮书法欣赏 07-17
请欣赏:宋钧窑单柄耳 05-17
1998年黑石号沉船 07-15
更多>>
唐·秘色瓷莲花碗 11-11
汉·玉佣人 11-09
汉·玉鹰 11-06
夏·长流陶爵 11-04
夏·长流铜爵 11-04
商早·前庄方鼎 11-04
更多>>
 
 当前位置: >> 论坛集锦
旧文转载:马未都的“唐青花”知识实在荒谬 流量:91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9-07  【字体:
    

马未都的唐青花知识实在荒谬

        

   2012-10-01

  母智德

  中藏网专稿

200610月鄭州出土唐青花塔式蓋罐(图片在本网首页即可点击浏览----引者注)

马未都先生堪称中国民间收藏群体里的一位无畏者。之所以如此,除了他的自身原因外,某些不知出于何种动机的媒体人士动用公共媒体资源,不切实际的宣传、鼓噪、吹捧,使马未都先生一讲成名,变为一个家喻户晓的收藏大家、名扬天下的鉴定专家,也许更是使马未都变成马无畏的重要原因吧。正因为如此,不管懂、还是不懂,研究过、还是没有研究过,马先生都敢对历史上所有的古陶瓷开口发表议论,提笔撰写文章。无论业界官员、媒体人士,抑或收藏大众,往往是见其人若高山仰止、推崇备至,读其文视甘饴蜜糖、欣然接受。他说得对,倒是好事;散布了谬论,如果不加纠正,那便会谬种流传,贻害无穷。所以,即便对马先生这样的大人物,也有去伪存真、勘误纠错的必要。

      本文仅就马未都先生对唐青花所散布的某些观点,与其进行商榷。

      马先生曾经通过《北京商报》以《唐青花不是青花瓷鼻祖》为题,对唐青花发表了一番议论。

      马未都先生提出:青花瓷的要素,第一就是必须高岭土烧制,这决定了它的胎细和质地;第二,必须是以金属钴为成色剂,在高温下烧制,一次呈现蓝色,而且最低温度要达到1200度以上;第三,严格一点说,出产区域不该超过景德镇范围。马先生对青花瓷三要素的定论,可以肯定地说全盘皆谬,没有一条是站得住脚的。

    众所周知,青花瓷又称白地青花瓷,简称青花。

      对于青花瓷这一概念,《简明陶瓷词典》是这样定义的:白地蓝花瓷的专称。典型青花器系用钴料在瓷坯上描绘纹饰,然后施透明釉,在高温中一次烧成。《中国古陶瓷图典》则称:瓷器高温釉下彩之一,是白地青花瓷器的专称。用含氧化钴的钴土矿为原料,在瓷器胎体上描绘纹饰,再罩一层透明釉,经高温还原焰一次烧成。已故著名古陶瓷专家冯先铭先生在《中国陶瓷》一书中提出了青花瓷三要素,即:一是洁白的瓷胎和纯净的透明釉;二是运用钴料生产蓝白相间的图案花纹;三是熟练掌握釉下彩绘工艺技术。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李辉炳先生在《青花瓷的起始年代》一文中提出了青花瓷的五要素:一是高温烧成的素肌玉骨的白瓷胎;二是施高温透明白釉;三是青花原料为氧化钴;四是用毛笔以氧化钴在素胎上描绘纹饰;五是在绘好纹饰的胎体上施釉,高温烧成的釉下彩。

      不管三要素五要素,青花瓷是白地亦即白胎,这一点是无容置疑的。也许在马先生的智库里,只有高岭土才能烧制出白胎瓷器的错误存储,抑或为了不落窠臼、突显自己的创新精神,便标新立异地提出了:青花瓷必须高岭土烧制的新奇观点。请问,在中国陶瓷的烧造工艺中,是不是只有高岭土才能烧制出白胎瓷器呢?事实绝非如此。早在隋唐时期,北方的许多窑口,例如邢窑、巩县窑就已烧造出精美的白瓷器物;尤其是邢窑,在隋代便能烧制出透影白瓷。但是,这些白胎器物,并不是用高岭土烧制的,而是以瓷石或含氧化铝较高的粘土烧成的。冯祥茂先生应中国非金属矿床地质委员会中国沉积地质专业委员会中国土壤学会的联合约请,在长期的科学研究、实验分析的基础上撰写的、并于19811029日在中国第一届粘土学术会上宣读的《高岭土史考》(此文后被刊登在《景德镇硅酸盐学会会刊》)一文的第九章·结论里写道:景德镇五代出现的优异的白瓷一直到南宋的芒口影青瓷,均采用瓷石类型的原料制胎。又说:高岭土引进瓷胎与二元配方法(即瓷石加高岭的制胎法)确立的年代,至迟在元泰定间(十四世纪20年代),但不会早于元初。也就是说,元代以前景德镇烧制的优质白瓷,并不是用高岭土,而只用瓷石作为制胎的原料。即使到了元代,景德镇烧制白瓷也是采用的二元配方,即在瓷石中添部分高岭土作为制胎的原料,绝不是纯粹用高岭土烧制白瓷。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研究员陈尧成、张志刚先生在《景德镇历代青花瓷胎、釉用原料》一文里更是明确指出:通过分析证明,元、明代青花瓷胎的配料大致是高岭土10——25%,瓷石90——75%,而清代配料是高岭土30——60%,瓷石70——40%(《陶瓷导报》198402期)由此可见,马未都先生所谓青花瓷的第一要素必须高岭土烧制的观点是违反客观事实的,是不能成立的。

      马未都先生给青花瓷定论的第二个要素是:必须是以金属钴为成色剂,这更是一个原则性的错误。从古至今、国内国外,没有听说过用金属钴为成色剂能够烧制出青花瓷器的。至少,一般的古陶瓷收藏研究者都知道,在中国古代,烧制青花瓷所用的呈色剂——钴料,一般为:平等青、石子青、回青、浙料、珠明料以及进口的苏麻尼青,这些青花钴料无一不是含有钴氧化物的矿物原料,绝不是金属钴。即使是清末宣统时期开始使用的价格低廉、发色漂浮的化学青料,亦称洋蓝,也是用化学制品的氧化钴配置而成的。作为青花呈色剂的氧化钴,它的原生矿物是一种含有氧化钴、氧化锰、氧化铁和其它多种氧化物的伴生矿。在我国古代典籍中,把与钴矿性状相近的矿石叫做无名异无名子

      作为金属钴,它的拉丁文(cobaltum)原意是地下恶魔。数百年前,在德国萨克森州一个规模很大的银铜多金属矿床开采中心,矿工们发现有一种外表似银的矿石,并试图从中提炼出有价值的金属。结果不但未能提炼出值钱的金属,反而使工人中了毒。人们认为这是地下恶魔在作祟,便在教堂里诵读祈祷文,为工友们解脱地下恶魔的迫害。这个地下恶魔其实就是辉钴矿。1753年,瑞典化学家格·波朗特(G.Brandt)从辉钴矿中分离出浅玫瑰色的灰色金属;1780年,瑞典化学家伯格曼(T.Bergman)把这种金属钴确定为元素的一种。19世纪末、20世纪初国外才开始金属钴的工业化加工提炼,1904年全世界金属钴的产量仅仅只有16吨;而在我国,直至1954年才开始试验性地加工提炼金属钴。也就是说直到20世纪50年代,中国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金属钴。按照马先生必须是以金属钴为成色剂的论定来推断,在中国20世纪50年代才具备了青花瓷的生产条件,也就是说中国青花瓷的生产至少在20世纪50年代以后才能进行。这与中国陶瓷的烧造史相符合吗?人们能够接受吗?更何况钴是一种熔点高、化学稳定性良好的磁性硬金属,主要用于制造合金,也用来生产各种化合形态的化工原料,根本不能直接用作青花瓷的呈色剂。所以,马先生必须是以金属钴为成色剂的说法,纯属无稽之谈。

      我认为,马先生在研究青花瓷时,至少没有认真研读过几篇有关的文章,而完全是想当然地做学问,才会推出如此不负责任的结论。我在前面已经列举到的:《简明陶瓷词典》里说:典型青花器系用钴料在瓷坯上描绘纹饰,《中国古陶瓷图典》则称:用含氧化钴的钴土矿为原料在瓷器胎体上描绘纹饰,冯先铭先生在青花瓷的三要素里说:运用钴料生产蓝白相间的图案花纹,李辉炳先生在其青花瓷的五要素中则说:青花原料为氧化钴。在谈到青花瓷的呈色剂时,都说的是钴料氧化钴,或含氧化钴的钴土矿,绝没有金属钴一说。

      至于马未都先生给青花瓷界定的第三个要素——“出产区域不该超过景德镇范围,则更是令人啼笑皆非,替马先生害臊。在中国,自古至今,从南到北、由东至西,烧制青花瓷的窑口何止万千?怎么唯独景德镇烧制的青花瓷,才算青花瓷;超出了景德镇范围的其他所有地区烧制的青花瓷,就不是青花瓷了呢?作为名震环宇的马未都先生实在不该犯如此低级的错误!为了否定唐青花,竟敢仰仗自己的声望,妄图用一句话把景德镇以外烧制的所有青花瓷一口气给吹得灰飞烟灭。真揣摩不出他老先生是如何想的、怎么敢在世人面前发表如此荒唐的议论?实在令人匪夷所思啊!

正因为马未都先生在对青花瓷要素的认识上,发生了根本性错误,所以当谈到唐青花时,才有了如下一番言论。他说:我认为唐青花跟真正的青花没有关系,中间并没有质地、色彩等传承关系要说唐青花是青花瓷的老祖宗,那就得跟青花瓷原产地景德镇瓷器做一下对比。我在市场上看到的一些完整的唐青花,质地上跟真正的青花瓷有很大区别。偶然相似不能证明什么,孤立的个案也不能成为源头说。好多唐青花就是一些类似唐三彩的釉陶,连瓷器都不是。马先生还说:如果一定要说那是唐青花,那我也只能说,此青花非彼青花,市面上的唐青花跟学术界认定的元代以来的青花瓷,不能扯在一堆说,甚至宣称:唐青花是商家借助概念造势,试图把青花瓷的历史再进行翻案’”。由于说这番话的人是马未都先生,又有权威媒体加以宣传,而且还是在国家已经确认唐青花存在以后发表的言论,影响颇大,很有必要加以廓清。

    首先,必须弄清楚唐青花究竟存不存在。

      国内首次发现唐青花,始于1975年对扬州唐城遗址的考古发掘,1977年《文物》杂志第9期刊载的《扬州唐城1975年考古工作简报》正式披露了这一消息。1985年《文物》杂志又公布了第二批、第三批扬州新发现的唐代青花瓷残片资料,在扬州三元路工地发现唐青花的考古调查资料也同期发表。特别是1985年第10期《文物》杂志刊载的文化部扬州培训中心编发的《扬州新发现的唐代青花瓷片概述》一文,系统地公布了扬州唐城考古中发现的唐代青花瓷片资料,并首次公布了对这一批唐代青花瓷片的科学鉴定和研究成果,尤其令国内外关注和振奋的是,《概述》一文首次确认了唐代青花瓷的存在。由此,不仅奠定了对中国唐青花认知的基础,结束了中国青花瓷源于何时的争论,而且极大地推动了唐青花的深入讨论与研究。

     “唐青花处在中国青花瓷发展史的源头、滥觞期,因而带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和初创阶段的工艺痕迹,与已经发展到成熟时期的青花瓷相比,在许多地方还显得比较稚嫩。本人通过对大量的唐代青花器实物的系统研究发现,仅从唐青花制作工艺的角度看,既有红胎、灰胎,也有白胎;胎体上有施化妆土的,也有不施化妆土的;由于胎体的配方和施彩的工艺不同,其烧成温度也有很大区别,所以就出现了有的器物属于低温陶质胎,有的是中温的半陶半瓷胎,有的则达到了高温的瓷质胎;在釉料的配制上,有适用于中、低温陶瓷的氧化铅釉,也有用于中、高温陶瓷的钙碱釉;在施釉工艺上,有先用中、高温烧制素胎,用钴料装点纹饰后,再罩以透明的低温釉二次烧成,也有在灰质坯胎上施一层白色的化妆土,然后施篮彩,再上一层钙碱釉,高温一次烧成;使用钴料描绘纹饰的方法也是多种多样,有单独使用点彩或洒彩的、有点洒结合施彩的,还有涂抹法施彩、蜡撷法施彩以及用毛笔描绘纹饰图案的;在施釉的工艺上,既有釉上彩、也有釉下彩。正是这些特征,充分表现出唐青花作为青花瓷发展历史上的初创期,工艺技术尚处于不断探索、不断改进、不断发展、不断进步的鲜明时代特征。同时,也正是这些特征无可辩驳地昭示:青花瓷的发展史,同世间的万事万物一样,都必然遵循发生、发展、优化及至成熟的不可逾越的客观规律。一蹴而就、一步登天的事,世界上是绝不可能存在的。某些专家所说的:根据元代景德镇的制瓷能力和条件,完全能够创制并很快形成比较成熟的青花瓷器,不需要有一个试烧、改进、发展、提高的成长过程中国青花瓷的源头就在元代的景德镇的论断,是站不住脚的,是不符合辩证唯物主义的认识论的,对于中国古陶瓷的研究是十分有害的。

      人的认识是建立在客观存在的基础之上的,所以随着新生事物的出现,以及一些不曾为人们所认知的新领域的不断被揭示,人们的固有观念也应随之改变和更新。也就是说,随着唐青花的被发现和被确认,对于青花瓷的概念也应随之予以修正。为此,我们提出了青花器的概念。青花器的概念,较之青花瓷,其内涵相对较小,而其外延则相对较大。青花瓷这一概念,只能周延元代以后已经发展成熟的白地蓝彩瓷器,没有、也不可能反映中国青花发展历史的全貌;而青花器,它既可包涵唐青花中的白地蓝彩陶质器、白地蓝彩半陶半瓷器以及白地蓝彩瓷质器,还能涵盖自唐代直至当今的所有白地蓝彩陶瓷器,诸如唐青花、宋青花、元青花、明代青花、清代青花、民国青花乃至当今各地、各窑口生产的所有白地蓝彩瓷器。

      说到这里,我们应当强调、而且必须弄清楚青花器的本质特征究竟是什么?青花器青花瓷在本质特征这个决定一切事物性质的核心问题上,究竟有没有区别?

      我们认为,青花作为中国古陶瓷发展史中一个独立的品种,其本质特征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那就是:第一、必须是白胎;第二、必须是用含氧化钴的原料作呈色剂,在白胎上描绘图案纹饰。只要具备了这两个要素,在烧成的器物上就能产生蓝、白相间、明净素雅的视觉效果,而被冠之以青花的称谓。也正是受这两个要素的制约,青花器才能够有别于其它陶瓷品种而自成一体,成为中国古陶瓷百花园里的一朵奇葩。至于纯净的透明釉高温烧制熟练掌握釉下彩绘工艺技术等等,则不应是青花器青花瓷所独具的本质属性,而是多种、多类古陶瓷所具有的共性。道理很简单,如果我们用上述那几个非本质的特征去给古陶瓷分类,就不可能把青花器同其它彩绘陶瓷区别开来。举例来说,如果我们在完全满足纯净的透明釉高温烧制熟练掌握釉下彩绘工艺技术等工艺条件的情况下,只是把呈色剂的钴料换成氧化铜或者氧化铁,烧出来的就不可能是白地蓝彩的青花器,而是白地绿彩白地黑彩白地黄褐彩陶瓷器了。由此可见,胎质和釉质的精细洁净程度、施釉的方法、烧成温度的高低等等,只是青花器产生的外部条件,是外因;外因是通过内因而起作用的。所以我们认为,唐青花同成熟的青花瓷,其本质是没有区别的,都是同种、同类的白地钴蓝彩陶瓷器。只不过两者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出现了一些符合客观规律的、非本质的区别而已。所以我认为,马先生所谓唐青花跟真正的青花没有关系,中间并没有质地、色彩等传承关系的言论,显得太过武断、太过浅薄。

      世界上的任何事物、自然界的任何物种、人类社会的任何产品的分类,都是由它们的本质属性所决定的。而任何事物、任何物种、乃至任何产品,都必然要经历一个发生、发展、成长、优化及至成熟的过程,这是一个很浅显的道理。例如,苹果之所以成为苹果,那是因为它的本质属性有别于其它任何水果。苹果花谢了,刚刚结出的指头般大小的果实叫苹果;成熟了、红透了的苹果,也叫苹果。难道我们能够只承认成熟了的苹果才叫苹果,而刚结出的、青涩的、尚不能食用的苹果就不叫苹果了吗?人的本质属性是什么?就是能够制造和使用工具的动物。尚未出生的胎儿、还在襁褓中的婴儿,甚至刚刚上幼稚园的儿童,他们能够制造和使用工具吗?回答是肯定的:暂时不能。那么,我们可不可以据此就下结论说,胎儿、婴儿、幼儿就不是人呢?胎儿、婴儿、幼儿之所以是人,因为他们都具有人的本质属性,只不过要成为能够制造和使用工具的人,还需要一个成长、学习的过程。我们之所以认定唐青花就是青花?那是因为唐青花具备了青花器白地钴蓝彩的本质属性,只不过它们尚处于滥觞之期,在某些工艺技术上还有待进一步改进、提高和完善罢了。所以,我认为,不承认唐青花青花,就如同不承认尚未成熟的苹果也是苹果,还没有学会制造和使用工具的婴幼儿同样是人的逻辑一样,是站不住脚的、有害的,是不能被接受的。

      宣称唐青花是商家借助概念造势,试图把青花瓷的历史再进行翻案’”的马未都先生,也许才真正是意欲借助混淆概念造势、给自己脸上贴金、妄图阻止国人对自己民族的优秀文化遗产——青花瓷的源头——“唐青花的深入探索与研究,实际上也就是在古陶瓷领域里对整个民族、整个国家的挑战。

      事不同而理同,所以我还想对马未都先生啰嗦几句,希望对他能有所启发:曾经以煤炭、甚至木柴作燃料,以蒸汽为动力牵引机车,在铁轨上行驶的叫火车;当今,以电为动力、风驰电掣般行驶在铁道上的子弹头动车组,又叫不叫火车呢?身居紫禁城、一头银发、满脸皱纹、老态龙钟、权倾天下的叶赫那拉·杏贞,是慈禧太后;刚从她娘肚子里生出来不久,既不会说话、也不会走路,连屎尿都要拉在裤兜里的叶赫那拉·杏贞,是不是后来的慈禧太后呢?肯定是,只不过是婴儿时期的慈禧太后而已。对于一棵树,我们只承认呈现在地面之上的树干、树枝、树叶的存在,而不认可生长在地下的树根的存在,那树还能够成其为树吗?如果只承认现在名扬四海、头发花白、一把可以从脸上抓一盘萝卜丝的马未都是马未都,却不认可尚未出名、满头黑发、英姿勃发的青少年时期的马未都也是马未都,我想就连马先生本人也是不会同意的。因为无论马先生的外表特征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其“DNA”总是马未都的。也就是说,我们认识事物必须紧紧抓住其本质属性,而不能被表面现象所迷惑。

      在当今的中国文博界,拥有话语权的人,不一定就是真理的化身,正义的代表;他们所说的话也不可能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相反,这一类人在论及古陶瓷的研究、鉴定时,更应倍加谨慎、求真务实,注重客观性、科学性,要经得起历史的检验。绝不能坐井观天、瞎子摸象、主观唯心、信口开河。如若此,必定是于国不利、于己无益。

                                                                                               0一二年九月二日

                                                             转载后记

        多年以前,就看到过马先生的“此青花非彼青花”的高论。也知道有人批判过他的观点。由于懒惰,不求甚解,没有去找批判原文。今偶然看到毋先生原文,就认真读了一遍。毋文以事实为根据,旁征博引,用词严谨,说理透彻,逻辑性强。是一篇精文。也反映了毋先生科学的态度,严谨的治学作风和求实的科学精神以及对唐代青花瓷器深入研究的学术高度。他的研究探讨中国青花瓷史很有帮助,对唐青花瓷知识的普及很有好处。令人敬佩!故旧文再转载,以飨读者。

 
 
  发表评论 打印此文 加入收藏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网友鉴定:(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与关!  
暂无评论!
 
陕西省博物馆
河南文化网
中国美术馆
中华收藏
中华玉门
雅昌艺术网
 
 
帮助中心 | 服务条款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条款 | 隐私保护 |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黄河艺术品网 未经许可,本网图片、文字不得转载、复制、及制作镜像!
郑州:13015534855 焦作:0391-88380007 地址:郑州市湖墅南路103号
邮箱:dhqxx@163.com  技术支持:互易网络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豫ICP备07006355号